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唐劲草:母基金正处深度调整期

“现在中国母基金行业已经进入了深度的调整期,或者说增长非常缓慢的时期。” 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、水木资本创始合伙人唐劲草今日在2019陆家嘴股权投资峰会上表示,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母基金之间存在数量级的差距,而母基金的增速目前也依旧缓慢,相较于2018年底,中国母基金行业管理规模的增长只有9.68%。

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,从实际在管规模看,截至2019年6月底,中国母基金在管规模23498亿元,其中市场化母基金5163亿元,政府引导基金18335亿元。从计划管理规模角度来看,截至2019年中,中国母基金计划管理总规模43122亿元,比2018年底增加1992亿元,增长率4.8%,比2017年末44173亿元微跌2.37%。其中市场化母基金计划管理规模为11304亿人民币,政府引导基金计划管理规模为31818亿人民币。

唐劲草称,经过上半年研究分析和核查发现,实际上有一些母基金最终并未能成立。《2019年上半年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中国母基金全名单共包括323支母基金,在母基金数量上2019年年中比初次统计的2017年年底增加41只,但较2018年底的389只减少了66只。

在唐劲草看来,目前中国母基金行业的现状并不乐观。

具体来看,此前政府引导基金的募资主要靠地方财政和银行贷款支持,但先下由于资管新规,银行“手头紧了”,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持续,投资放缓。同时,政府引导基金经营规范化,绩效评价要求提高,整合力度也正在加大。

另外,虽然S基金是母基金行业发展的热点,但是缺少政府资金参与,S基金短期内难以增长。唐劲草称,目前S基金的总体规模还非常小,出资人主要以民营机构为主。而当前S基金交易不活跃,机遇性较强,可获得的尽调时间较短,信息不对称成都高导致交易往往难以实现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当前行业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导的情况下,各级地方政府及国有资本对于设立S基金缺少兴趣。政府引导基金主要目标为撬动社会资金实现产业升级转型,而S基金以营利为目的,无法将项目引入落地,与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目标不一致。

第三个现状,是资金来源多元化,头部机构向大而全发展。从2018年开始,包括中金公司、中信证券、华泰证券等证券公司就设立了自己的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部门,负责开展母基金投资业务。随着包括券商、国企、GP等机构纷纷进入母基金行业,包含母基金业务的综合性金融机构将会成为市场参与的主体。

虽然母基金的生存现状较为严峻,但机会犹存。唐劲草认为,中国母基金行业的发展才刚开始,存在巨大增长空间。“降息周期、中国经济改革的红利短时间内是不会消失的,中国不论从宏观经济层面,亦或从科技、创新等等方面还是会存在非常大的发展的机会。”唐劲草称。

此外,他认为科创板的推出对中国母基金行业,特别是对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是重大利好,也会间接推动中国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。

“现在中国母基金行业已经进入了深度的调整期,或者说增长非常缓慢的时期。” 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、水木资本创始合伙人唐劲草今日在2019陆家嘴股权投资峰会上表示,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化母基金之间存在数量级的差距,而母基金的增速目前也依旧缓慢,相较于2018年底,中国母基金行业管理规模的增长只有9.68%。

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,从实际在管规模看,截至2019年6月底,中国母基金在管规模23498亿元,其中市场化母基金5163亿元,政府引导基金18335亿元。从计划管理规模角度来看,截至2019年中,中国母基金计划管理总规模43122亿元,比2018年底增加1992亿元,增长率4.8%,比2017年末44173亿元微跌2.37%。其中市场化母基金计划管理规模为11304亿人民币,政府引导基金计划管理规模为31818亿人民币。

唐劲草称,经过上半年研究分析和核查发现,实际上有一些母基金最终并未能成立。《2019年上半年中国母基金全景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中国母基金全名单共包括323支母基金,在母基金数量上2019年年中比初次统计的2017年年底增加41只,但较2018年底的389只减少了66只。

在唐劲草看来,目前中国母基金行业的现状并不乐观。

具体来看,此前政府引导基金的募资主要靠地方财政和银行贷款支持,但先下由于资管新规,银行“手头紧了”,政府引导基金募资难持续,投资放缓。同时,政府引导基金经营规范化,绩效评价要求提高,整合力度也正在加大。

另外,虽然S基金是母基金行业发展的热点,但是缺少政府资金参与,S基金短期内难以增长。唐劲草称,目前S基金的总体规模还非常小,出资人主要以民营机构为主。而当前S基金交易不活跃,机遇性较强,可获得的尽调时间较短,信息不对称成都高导致交易往往难以实现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当前行业以政府引导基金为主导的情况下,各级地方政府及国有资本对于设立S基金缺少兴趣。政府引导基金主要目标为撬动社会资金实现产业升级转型,而S基金以营利为目的,无法将项目引入落地,与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目标不一致。

第三个现状,是资金来源多元化,头部机构向大而全发展。从2018年开始,包括中金公司、中信证券、华泰证券等证券公司就设立了自己的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部门,负责开展母基金投资业务。随着包括券商、国企、GP等机构纷纷进入母基金行业,包含母基金业务的综合性金融机构将会成为市场参与的主体。

虽然母基金的生存现状较为严峻,但机会犹存。唐劲草认为,中国母基金行业的发展才刚开始,存在巨大增长空间。“降息周期、中国经济改革的红利短时间内是不会消失的,中国不论从宏观经济层面,亦或从科技、创新等等方面还是会存在非常大的发展的机会。”唐劲草称。

此外,他认为科创板的推出对中国母基金行业,特别是对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是重大利好,也会间接推动中国政府引导基金的发展。

责编:陈天翔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
资讯

助推上海科创中心建设,上海银保监局提出科技金融五大支持目标

2019-9-25 3:35:40

资讯

IPO业务进账颇丰 中信证券半年度营收逾200亿

2019-9-25 3:35:55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