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压减55亿政府开支,地方政府过紧日子成常态

政府过“紧日子”真不是说说而已,财政收入罕见下滑的重庆今年就在大力压减政府支出。

近日,重庆市财政局公开消息称,重庆今年压减一般性支出、取消低效支出的力度超出想象。年初全市统一压减一般性支出5%,5月份再对市级一般性支出、重点专项支出分别按5%和13%压减,总额55亿元。

该消息称,尽管各方面对政府今年的“紧日子”早有预期,但当方案与各单位一一见面、一笔一笔压减时,很多人还是忍不住惊叹。

重庆市财政局负责人解释,今年政府开支压减幅度这么大,原因在于大规模减税降费,预算法规定量入为出、收支平衡,收入减了支出必须也减,这是逻辑。

受经济增速放缓和减税降费影响,今年1~7月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369.1亿元,下降7.3%,根据重庆市统计局数据,这是1994年以来的重庆首次出现收入下滑。

导致重庆市财政收入下滑很重要原因是大规模减税降费,今年上半年重庆市新增减税189.59亿元,社保降费29.68亿元。两者相加占当地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近19%。

一般性支出指党政机关维护运转或是履行职能所需的费用,不仅包括“三公”经费,还包括办公楼和业务用房建设及修缮费、会议费、差旅费等。而重点专项支出,则指落实到特定事项和对象的非行政开支,如各类建设发展专项等。

由于重庆“三公”经费收得更紧、管得更严,项目支出预算“零增长”,上半年重庆市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同口径下滑8.7%。

重庆只是全国地方政府过“紧日子”的一例。今年,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普遍放缓,包括北京、重庆、贵州、新疆、海南、甘肃、青海、吉林等内的多个省份财政收入下滑,致使更多地方需要压减不必要的支出。目前包括上海、江苏、陕西、新疆等地将一般性支出压减幅度提至10%。

压减政府支出并非今年的权宜之计,政府过紧日子将是未来常态。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撰文称,要把党和政府过紧日子作为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,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改革发展的全过程和各方面,开源节流、精打细算,行简约、倡简朴、戒奢华,当好“铁公鸡”,打好“铁算盘”。

压减一般性支出其实是动政府部门奶酪,并不容易。重庆市财政局负责人坦言,“压减的过程是难的”。

当然,简单地压减一般性支出只是“治标”,“治本”之策是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,“花钱必问效,无效必问责”。

去年9月,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》,意在解决一些领域财政资金低效无效、闲置沉淀、损失浪费的问题,推动财政资金聚力增效。今年以来,四川、江西、湖南、河南、云南、山西、上海等省市先后出台了当地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实施意见,加快建立全方位、全过程、全覆盖的预算绩效管理体系,将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。

尽管政府一般性支出在不断压缩,但民生支出、重点领域相关支出仍得到有力保障。

比如,重庆市前7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6%,其中与民生相关的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同比增长19.5%,教育支出同比增长9.8%。

政府过“紧日子”真不是说说而已,财政收入罕见下滑的重庆今年就在大力压减政府支出。

近日,重庆市财政局公开消息称,重庆今年压减一般性支出、取消低效支出的力度超出想象。年初全市统一压减一般性支出5%,5月份再对市级一般性支出、重点专项支出分别按5%和13%压减,总额55亿元。

该消息称,尽管各方面对政府今年的“紧日子”早有预期,但当方案与各单位一一见面、一笔一笔压减时,很多人还是忍不住惊叹。

重庆市财政局负责人解释,今年政府开支压减幅度这么大,原因在于大规模减税降费,预算法规定量入为出、收支平衡,收入减了支出必须也减,这是逻辑。

受经济增速放缓和减税降费影响,今年1~7月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369.1亿元,下降7.3%,根据重庆市统计局数据,这是1994年以来的重庆首次出现收入下滑。

导致重庆市财政收入下滑很重要原因是大规模减税降费,今年上半年重庆市新增减税189.59亿元,社保降费29.68亿元。两者相加占当地上半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近19%。

一般性支出指党政机关维护运转或是履行职能所需的费用,不仅包括“三公”经费,还包括办公楼和业务用房建设及修缮费、会议费、差旅费等。而重点专项支出,则指落实到特定事项和对象的非行政开支,如各类建设发展专项等。

由于重庆“三公”经费收得更紧、管得更严,项目支出预算“零增长”,上半年重庆市一般公共服务支出同口径下滑8.7%。

重庆只是全国地方政府过“紧日子”的一例。今年,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普遍放缓,包括北京、重庆、贵州、新疆、海南、甘肃、青海、吉林等内的多个省份财政收入下滑,致使更多地方需要压减不必要的支出。目前包括上海、江苏、陕西、新疆等地将一般性支出压减幅度提至10%。

压减政府支出并非今年的权宜之计,政府过紧日子将是未来常态。财政部部长刘昆近日撰文称,要把党和政府过紧日子作为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,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改革发展的全过程和各方面,开源节流、精打细算,行简约、倡简朴、戒奢华,当好“铁公鸡”,打好“铁算盘”。

压减一般性支出其实是动政府部门奶酪,并不容易。重庆市财政局负责人坦言,“压减的过程是难的”。

当然,简单地压减一般性支出只是“治标”,“治本”之策是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,“花钱必问效,无效必问责”。

去年9月,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》,意在解决一些领域财政资金低效无效、闲置沉淀、损失浪费的问题,推动财政资金聚力增效。今年以来,四川、江西、湖南、河南、云南、山西、上海等省市先后出台了当地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实施意见,加快建立全方位、全过程、全覆盖的预算绩效管理体系,将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。

尽管政府一般性支出在不断压缩,但民生支出、重点领域相关支出仍得到有力保障。

比如,重庆市前7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6%,其中与民生相关的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同比增长19.5%,教育支出同比增长9.8%。

责编:胥会云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,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。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
资讯

中国核学会:核工业迎来第二个春天,未来核能还有加速空间

2019-9-25 3:33:27

资讯

北向资金净流入逾19亿元,机构:8、9月份是布局机会

2019-9-25 3:33:42

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1. 槐爆

    1

  2. 槐爆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